Misfit

胡言乱语
@#$^&fgh%!$#g&%¥&@34%#

喔,拜拜啦。
我会不会也有想念这些东西的一天?

说到底我追逐的不过是少年意气与天真,一腔热血与执着,是在像我一样陷落于真实而无奈的烦恼与痛苦后,能够继续坚持前行的力量。

我想看凡人挣扎前行,然后从中汲取生活的动力。

人活得有底气,就得有钱,或者被爱。可惜我既没钱也没爱,说话做事心里都很虚,但还是要挺直腰杆笑嘻嘻地走下去。你说这事真是半点办法都没,有钱得看命,有爱也得看命,人得不到爱就学不会爱人,爱不了人就别想白白等着别人来爱自己,哪有那么幸运能等到一个人不求回报来爱你呢?我也不求,不然对不住人家,所以还是没心没肺向前溜达,恍恍惚惚觉得自己像走在鲑鱼骨头上,一个不小心就落到万丈深渊里。

爱和恐惧好像都能够培养出温柔。

在爱中盛放的温柔是最贴合的,像是生来就被赋予的技能,是洁白的,柔软的,善意而友好的,是三月温暖轻柔的春风,是天上柔软干净的云朵,是刚刚解冻的清澈透明的溪流。在恐惧中培养的温柔则不同,这样的温柔是被动的,是外力迫使的,莲花顺着茎去寻找总能寻到淤泥,不管再怎样隐藏,总归是有痕迹的,那是出于恐惧地被迫遵从,是乖巧听话的皮囊下的绝望愤怒,那是被河水冲刷的鹅卵石,是被打磨的木制桌角,是被削掉颌骨的造假美人。

但即使如此,这样的温柔仍是美的,好的,温柔是没有过错的。

我觉得金钱是很容易把人们割裂开的,我们会越来越远越来越远,无忧无虑可以洒脱地拥有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的阔气的的孩子,一定和我这样一分一角都要精打细算列着计划表的人不一样。他们感觉不到什么不同,但我心里总是很难过很无助的。他们宽宥的生活令他们大方,随意,乐于分享,可是如果我不能交付出与之对等的东西,我就无法真正同他们交往,哪怕他们不在乎,我也是很在乎的。

单单有爱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,爱是没有什么力量的,我们总会渐行渐远,只有局外人为我们唏嘘。

现在是不是轮到我们被时代碾压。

我 喜 欢 你 吔


大概是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遇见你,那时候我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,春风拂面并不特别欣喜,烈日炎炎也并不十分烦躁,枫叶飘落也不令人伤悲,冰封万里也没有感到凄凉孤独。

我想这都是因为我从前没有遇见你。

遇见你之前我只想要做一个俗气的人,可是你让我想要成为一个诗人,我总要想去赞颂你,表白你,向这个世界表达我对你的爱意。我看到书本上华丽的词句,总想用它们来描述你,可是我是那样贫瘠,张开嘴只有一句“我真心爱恋你”。

我已经想不起我们如何相遇,但我遇见你,本就是这世间极其浪漫的一件事情。我在黑暗中摸索,是你来悄悄亲吻我的眼皮,我才得以睁开眼睛,我睁开眼睛,本就是为了来看见你。

你是深海里透明轻盈漂浮着的水母,自由自在;你是树叶间偷偷溜进来的阳光,明亮耀眼;你是山坡上明艳生动的花丛,肆意张扬。我所喜爱的一切都是你,你是我最喜爱的一切。

如今我见山是你,见水是你,花鸟鱼虫处处藏着你的倩影。我想这都是因为在那样一天,我遇见了你。

现实里喜欢上的男孩子和幻想里一定是很不一样的。幻想里的男孩子要纤细敏感,陶瓷似的易碎脆弱,他要心怀恐惧,颤栗不安,因为他的矛盾绝望——他对于人类的幻想和现实的落差给他带来的绝望。但他的苦痛要藏在心里,在别人面前好像毫不在意似的,可是一个人的时候,不安就像海潮似的把他淹没。 ​​​

其实我想为你写一封情书



我常常想责备你,责备你分不清温柔与软弱,责备你分不清宽容与退缩。我常常想责备你,只是坐在你的面前,张了张口,原本打好的腹稿都付诸东流。你吃的饭也不算少,可是个头却那么的小巧,我最受不了你抬头看我,明明有三百来度的近视,可是为什么你的眼睛还是那样明亮?你总是那样无辜,我要怎样去责备你呢?

你说你要比我幸运,可是你确实承受了太多苦悲,我想让你坚强又独立,果断而决绝,像我们这样没有人一心护着的孩子,只有善良与乖巧并不能得到赞誉和善待,我总想让你一直沐浴阳光,在受到伤害之前转身离开。可是你是一个太过天真的女孩子,难过就哭泣,开心就嬉笑,受到冷遇还要小心翼翼的讲对不起,世界上总有人只凭借风言风语就擅自评价你,你明明知道这一点,还总是暗自伤心,我该说你什么好呢?

天真是一件好事,但我想要你永远不谙世事,我真不想你难过,你是那样纯洁天真的少女啊。

我总是想去责备你,话到嘴边只剩下一声叹息,只能转而去埋怨上帝。你明明值得更好的人生,遇到更负责任的父亲,生长在这穷乡僻壤之外,做一朵在花盆中精心养育的牡丹。你本可以活得更加张扬,更加明艳。你说生活在逐渐步入正轨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你值得从一开始就没有委屈失意的生活。你可以无忧无虑,同父母撒娇,要买这个买那个,放学之后和同学一起去喝咖啡,讨论哪里有新的甜品店开张,讨论无聊狗血的电视剧情,而不是自己都卷入其中。

你看,这样的话,好像你也不会遇见我,可是那也无所谓了,你就不再需要我的喜欢,因为这个世上会有许许多多的人去喜欢你,你也拥有许许多多的人可以去喜欢,你不再需要在废墟中寻找温暖,而可以在繁花似锦中拥抱阳光。

可是讲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?我们也许很快会分别,生疏,忘记彼此。你知道的,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,我不会一直站在原地不动,我的生活一定要向前走,我忍受不了被任何人抛弃的怀疑,可是你只要喊一喊我,我总是会回头的。

她可真是好看,她的三十岁同十六岁比起来,好像只是多了一支艳色的口红。时光从谁那里都是流过,只是她还是那样锋利,她的眼睛里还是闪着那样耀眼的光。这可是真难得,这样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