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fit

胡言乱语
@#$^&fgh%!$#g&%¥&@34%#

我不知道平静于我是好是坏。

这个周末我久违地像过去一样生活,我独自去图书馆,独自去散步,独自去上法文课,重新开始记日记并且画没什么意义的简笔画。

我如同一片枫叶漂浮在水上随波逐流,平静久违的回到我的身边,割裂感也随之而来,一半的我熟练地做着事,另外一半的我冷静地审视自己。

没有意义,我不知道自己正走向何方。我感到厌倦,所有的一切都令人厌烦并且让我无法提起精神做出表情去回应,我当如何呢?

我最近常常感到自己要死掉了,我身体健康,也没有自杀的念头,可是我感觉我在死去,我的精神和我的生命在流失——死亡在逼近我,不知怎么,这个念头如此强烈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但那些东西还在,那些构成我本源的成分还在。

太晚了,离开已经无法解决问题,从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一切时就已经结束了,我走得再远也无法逃避这一切。我独自拉着巨大的行李箱来到这里,躺在宿舍的床上,满心欢喜的憧憬新生活的开始,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再做梦,不再莫名其妙地流泪,我以为我在痊愈,然而不是,恐惧与痛苦始终悬挂在我的头顶。看上去我似乎在变好,迎新晚会上的舞蹈过了审,去参加了街舞社,周末和一楼的男生一起玩狼人杀,上周末大家为我的生日准备了惊喜,交到了新朋友,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写高数作业,趁打折一起去买化妆品……但我没感觉到变化,所有的一切像在我身边快速放映的电影,我还是那个在冰面上小心翼翼行走的女孩,害怕一不小心踏错就落入深渊。

我该怎么办呢?我也不要快活的活着了,我只想坦坦荡荡,我到底在怕些什么呢?

但你没错……你没错,我不能够责怪你,我不能怪人生,不能怪命运,不能怪人心难测,我只怪我太过爱你。

我的小朋友,我的像小妹妹似的大姐姐,我太爱你,但是再见……再见。

我从前想过我们的结局是悲是喜,我为我们设想过无数个结局,但都不是,我们之间没有预兆,就变成了我和你。是我今天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吗?我想了太多太多,都是关于我和你那些不算结局的结局。

w有时候真的好土,她要发给我那种沙雕表情组成的二维码,扫完之后是一段肉麻兮兮的话配告白气球的bgm,还一定要在每个群里面发生日蛋糕的礼物给我。我想起她和妈妈去迪士尼玩,我说我也好想去喔,她就把米妮的发箍和小鸭鸭杯子给我,她说这样就可以假装我已经去过啦。我总讲你好土喔,可是我好受用,我撒娇叫她喷我送给她的香水她会记住,我说七夕我想要花花她也会记住。大家都觉得她是教条不开玩笑的女孩子,可是在我心里她最甜美。

这半个月来我第一次出门,我的腿稍有起色,只是左腿仍不能用力。我和w约好出去散步,于是涂了新买的指甲油,又把脚上掉的差不多的红色补上,才挎着背包出去赴约。她给我带蜜茶,我们喝着茶手拉手去俱乐部,去学校操场,在大街上随便哪个地方乱逛,天气还有一点点热,可是我们还是勾着彼此的手指。十点半的时候我们坐在公园门口吹风,风好大,是不是太久没出门的缘故呢?我们只是放着乱七八糟的歌曲,什么话也不讲,就可以傻兮兮的笑起来。

她一定要等到十二点,她讲:“生日快乐!”

我想不起来了,我的人生中一定也有过一些快活的时光,但是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,充斥在我脑海的只有痛苦、愤怒还有恐惧。

可是我该怎么办呢,我想活着。

我有时会忘记生活是由不幸组成的,幸运只是其中的点缀。我总会因为偶然尝到了一颗糖就觉得世界处处甜蜜,而那其实不过是我生命中偶然划过的流星。

我想起上周去澳门,我刚刚要18岁,距离能够进入赌场还有三年,只好在楼里乱逛。人好多,大家都讲粤语,我在广东呆了那么久也不明白他们在讲什么。我去奢侈品店喷试用香水,没有店员来招呼我,我背着包到处乱跑,对着店里面的镜子微笑,心里泛起一股不知名的、在家乡无法感到的轻松。
我去大牌坊,在小巷子里乱窜,附近有舞蹈表演,人和人挤在一起,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情,同自己的伙伴讲话,我是人群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,我是人群中最轻松快乐的一个。

生活硬邦邦的,硌得我生疼。